之后的演唱会,其实已经没有人愿意听了。

好在无人伤亡,大家的情绪还能压得住。

但是谭永琪还是按照原本的演唱会曲目继续演唱,正是因为许多观众遭受重大刺激,才更应该让他们重新在演唱会中得到平静。

韩振倒没有离开,因为韩振担忧谭永琪的安全。

虽然击杀了奥古斯,但说不定还会有其他血族出现。

韩振悠悠地听着谭永琪的演唱,但聚光灯却长时间地落在韩振身上。

还有人悄悄地拍照。

甚至,演唱会的摄像机,也会经常转向韩振。

韩振听到此起彼伏的快门声,真气一动,将自己的面容覆盖。

即使他们拍下韩振,也根本看不清自己的面容。

也只有这样,韩振才能继续留在演唱会中。

华夏军部。

“韩振还是出手了!”一直等待消息的信息专员,立刻汇报。

一直在等待着消息的陈开元等人,听到这个消息。

陈开元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即使以他沉稳的性格,也忍不住右手微微颤抖,“韩振还是没有忍住!”

这一下,事情就要无法挽回了。

霓洪上皇的诘难,还有上级的怒火,这甚至还不是最危险的。最危险的是,局面的动荡,以及衍生的恐慌情绪。

宗文星心中暗喜,但表面还是神色不懂,而是满脸惋惜地说:“可惜了,年轻人还是太冲动了!太冲动,可是会惹大事的。韩振终究是吃了年轻的亏。”

陈开元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也无法反驳宗文星的话,“我们还是考虑如何解决这件事的影响吧。”

“没法解决!”宗文星断言。

“尽量解决吧!”陈开元也只能这么说。

宗文星冷笑,“尽量就能解决?”

陈开元哑然。

是啊!

即使是拼尽全力,也根本没有解决的可能。只能为此承担一切的后果。

甚至,陈开元的地位也会不保。因为是陈开元同意韩振前往霓洪国。

办公室里,一片愁云惨淡。

不过即使发愁,他们也必然要面对。否则,事情更加不可收拾。

“事情已经解决了!”这时,信息专员突然神色激动地说。

“怎么能解决?”宗文星立刻斥责,“我们无法解决的事情,谁能解决!”

“韩组长出手救下了上皇,于霓洪国有功,上皇并不追究韩组长出手的问题。而且要赐封韩组长为霓洪国的名誉大将。”信息专员立刻解释。

“居然是这样。”陈开元一颗心从深渊升到天堂。

救下上皇,这可是天大的功劳。甚至,韩振在霓洪国所做下的一切,都能被抵消。

陈开元笑着对宗文星说:“年轻人冲动,看来也能是好事。如果不出手,又怎么能得到霓洪上皇的赐封。这可是从未有过的殊荣。”

宗文星无话可说,无论韩振闯下多大的祸事,总归是自己解决。

“但是有关赐封,韩组长拒绝了!”信息专员再次说道。

“这也太冲动了!”这一次,陈开元也变得哑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