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卿手里捏着信,忐忑的同时也在心里猜测,沈若华为何要递信给她。

想着想着公孙卿便出了神,直到耳边传来霍孤的声音。

“本王是你九皇叔,不会拿你如何。下次见到本王,大可不必如此害怕。”

公孙卿下意识的抬起头,对上霍孤面无表情的脸,心里登时一咯噔。

她立即垂下头,乖乖的说:“是,卿儿记住了。”

霍孤垂眸看着她紧张到搅在一起的指尖,双眉轻皱,他重又张了嘴想说什么,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公孙卿身心交瘁,觉察到那如炬的目光落在她头顶许久,便好像要把她凌迟一般的难受。

等霍孤略带无奈的说出那句:“罢了,你回去吧。”

公孙卿也来不及忐忑他话中的无奈,如获大赦般,匆促的行了个礼便转身跑走了。

霍孤看着公孙卿离去背影半晌,侧过头问齐言:“本王看着很可怕吗?”

齐言板着脸回答:“旁人怕不怕王爷又有何妨,沈姑娘不怕王爷即可。”

霍孤破天荒的看着齐言露出些许震惊的表情,而后轻笑了声:“你倒是会说话了,也不知谁竟把你点醒了。”

齐言耷下眼睫,垂在身侧的手指蜷缩了两下,凛冽的眉眼柔和了一瞬。

再说公孙卿逃也似的离开了寿康宫前的宫道,见身后没了人才长舒了一口气。

堇色追在她身后,拍着胸口顺气,低声对公孙卿说:“公主,其实奴婢觉着……九王爷好似不像宫里的人说的那般不近人情。”

她咽了口口水,心想九王爷生了那么好的面孔,如果不像平日里整日没什么表情,倒也不像那些宫女说的那么夸张。

公孙卿放慢了步子,心里也很赞同堇色的话,只是平日里九皇叔给她带来的印象实在太深,也让她一时间改变不了面对霍孤时,下意识腾起的想逃离的反应,不过这也是基于霍孤平日冷漠孤僻的态度,也怪不得她吧。

主仆俩一道回宫,等进了寝殿,关上殿门,堇色才好奇的看着被公孙卿攥在掌心的纸片,问道:“公主,郡主给您递信,王爷帮着转交,看来太后的确宠爱郡主,连带着王爷对郡主也爱屋及乌了。”

公孙卿看了眼堇色,心想她这么想也好,她并不想给沈若华招麻烦,一边拆信一边嗯了声。

将那封信件展开后,公孙卿从头到尾的看完,脸上的神情顿时精彩了起来。

她看完后还有些飘飘欲仙的不真实,重又抚平了信上的褶皱,仔仔细细从头到尾又看了好几遍。

沈若华在信中所写,大致是关于她和沈戚被苏嫔的宫女,胡编通奸的事,苏嫔打算要对她二人出手,而沈若华得知此事后,希望公孙卿在宫内协助她,先下手为强堵住苏嫔的嘴。

最让公孙卿激动的是,沈若华在信尾提到了去年帮助她的事,用无奈又温柔的口吻,谢了她在自己被桎梏在府上时的关心,又和她表达了将她拉扯到麻烦事中的愧疚。

堇色看着公孙卿眼眶微红的模样,吓了一跳,“公主,公主怎么了?信上说什么了?”

公孙卿合上眸冷静了片刻,将眼泪强行按了回去,而后立即跑到桌案边,自己找了张信纸用镇纸压好,沾了些墨水便写起信来,砚台中的墨水剩不多了,公孙卿埋着头写信,嘴上催促:“堇色,快帮我磨墨!”

堇色来不及问信上的内容,乖乖在案边跪坐下来,替公孙卿磨墨。

堇色眼睁睁的看着她写了足足两三页的长信,辗转思索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心满意足的等信上墨水干涸,十分用心的叠好放进了信封之中,脸上露出的笑容甚是灿烂。

堇色搭在膝上的手攥了攥,她看着公孙卿的样子,这才推倒之前的判断,重新在心里洗牌,重整了沈若华在公孙卿心里的位子,公主的确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