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伊,我儿子他其实很好。”北冥深忽而想起什么,又道:“我从小培养他,但是他和我不一样,他比我善良,也比较单纯,他对你……”

宫陌伊万万没料到北冥深竟然在她面前推销起了自己的儿子,她连忙摆手道:“伯父,您说的我都知道,也理解您的心情。他能有您这么支持他的父亲,一定会很幸福!”

说罢,她笑了笑:“我一早还得去参加一个婚礼,就先不聊了,伯父,您好好照顾自己!哦对了,是商羽救的你们,他现在中了枪,他挺不容易的,您好好好把握这个女婿啊!与白和他互相喜欢,您千万别棒打鸳鸯!”

宫陌伊说完,冲北冥深摆了摆手,一溜烟跑了。

她最怕推销自己儿子的长辈了,尤其是,北冥深情况才刚好转,还是别刺激他,她赶紧溜的好!

北冥深躺在那里,一时间只觉得信息量有些大。

原来,是裴商羽救的他们?

为了他们,裴商羽还中枪了?

其实当时北冥与白中毒,他就从宫陌伊那里得知了裴商羽被轩辕霖威胁的事,那时候,其实他的心底已经在逐渐接受这个年轻人了。

只是,裴商羽是佣兵,很多东西身不由己,北冥深是知道的。

没有哪个父亲,会舍得将自己宠在掌心的女儿,交给一个随时都可能面临危险的男人。

可是,经历这么多,北冥深深切觉得,千金难买心头好,加上裴商羽对北冥与白的真心,也是更加难能可贵。

或许……

就在北冥深思绪万千之际,宫陌伊回到了休息室。

她洗了个澡,去行李箱里找了一身衣服换上,准备等差不多时间,就和林舒卷一起去婚礼现场。

看了一会儿书,宫陌伊吃了早餐,林舒卷那边也收拾好了。

她第一次见他穿得这么正式,西服领带在他身上,竟然意外得又是另一种气质,让人想到写字楼的精英,贵族范儿中,又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灵气。

“舒哥好帅!”宫陌伊笑道:“还好昨天让爸爸的手下去商场给我买了一身裙子,不过现在穿有点儿凉,一会儿到了那边我们再换。”

林舒卷点头:“嗯,吴昊的妻子已经问了你好几遍了,我们现在出发?”

宫陌伊笑:“好。”

两人坐车过去,刚到那边,林舒卷就被吴昊和其妻子拉住了:“舒卷,你这次一定要帮我。”

林舒卷疑惑:“什么?”

吴昊的妻子道:“我的伴娘是我表妹,今天早上突然急性阑尾炎来不了了,现在缺一位伴娘。”

她说着,眼睛不住地往宫陌伊身上飘:“舒卷哥,帮帮忙……”

吴昊也在旁边道:“我媳妇就喜欢她偶像,如果能请宫小姐帮忙做伴娘,那……”

林舒卷有些无奈:“好,我问问她。”

他走到宫陌伊身边,简单将情况说了,随即,宫陌伊就对上了两双‘求才若渴’的眼睛。

嘴角抽了抽,宫陌伊道:“不过我不知道伴娘礼服裙合不合身……”

“合身!”吴昊妻子马上道:“宫小姐,我表妹比你矮点儿胖点儿,不过骨架小,所以她的礼物你一定能穿!”

宫陌伊也不好拂了对方的美意,于是点头:“好吧,那我试试。”

二十分钟后,宫陌伊穿着一身浅粉色的伴娘婚纱,妆容精致地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