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如果不想跟他说下去,顿了下,又道,“晚餐直接送到我房间来吧,我就不到餐厅用餐了。”

说完,不等他回答,径直进了屋。

如果挺直脊背,感觉到背后的视线一直紧紧盯着她。

来到侯十一的私人海岛的第一天,就这样有惊无险,表面上风平浪静地过去了。

白天睡多了,如果整夜浅眠。

因为知道侯十一会离开海岛去见陆承川,所以她一直留意地听着整栋建筑的动静。

只有寂静。

直到天色微亮,楼下传来了响动。

如果立即醒过来,集中注意地听着他们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便听到有人出门的声音。

她住的房间在二楼偏东一角,在阳台上能看到这栋欧式建筑的前院。

走到阳台边上,轻轻拉开玻璃门。

下面的声音更清晰。

“……已经准备好了,少爷,您可以随时出发。”是那位管家的声音。

远远的海岸边上停了一辆直升机。

看样子是要去见陆承川了。

“嗯,阿城跟着我就行,其他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侯十一道。

管家有些惊慌,“少爷,这样太危险了!”

侯十一爽朗地笑了起来。

“跟那个可爱的男人见面,带多少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不都知道吗?”

管家仍然不放心,“我知道,但少爷,人多些可以方便您使唤,也可以为你殿后。”

如果冷笑。

不只是侯十一,他身边的人几乎都是这种藐视生命的人。

“放心吧,有那个女人在,他不会乱来的。”

管家不赞同:“少爷,虽然外面都在传陆家二少与未婚妻恩爱有加,但内里是怎么样,却没有人知道,您还是小心为好。”

管家喋喋不休地说世家人的劣根性和可恶之处,企图唤起侯十一的警惕心。

牺牲一个女人,换来侯家家主的人头。

这桩买卖怎么算都值!

只要世家那些人不是蠢,都知道该怎么做。

陆家二少一个人的意愿怎么也扛不住整个世家人的意愿吧?

话说多了,侯十一有些不耐烦,“我说怎么做就怎么做!都回去!阿城,我们出发。”

管家知道自己越轨,僵硬着声音回道:“……是的,少爷。”

如果看着侯十一沿着路朝海岸的直升机走过去。

那个叫阿城的保镖跟在他身后,身上没再带着那个大包。

她松了口气。

突然,侯十一像有所感一般,停下脚步,转身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

如果吓了一跳,差点就想着要躲起来。

随即又暗骂自己,她为什么要躲起来,又没做亏心事?

侯十一远远冲她挥了挥手,一脸笑意地离开。

如果看着直升机消息在视线之后,才收回了目光。

只是心里一直烦躁着。

……她突然有些不想让陆承川过来救她。

反正他不过来,侯十一依然会看在她的医术上,不会对她做什么。

陆承川这种时候来了侯家的地盘……以后世家人会怎么看他?

特别还有陆承江那种烂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