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婧要报复江满月,并不是因为这一巴掌。

这一巴掌顶多算是一个导火索,她要报复江满月,不过是因为妒恨,慕岚的眼里有了江满月。

而她没脸没皮的追着慕岚跑,最后只是一场笑话。

她不甘心,始终认定是江满月勾引了慕岚,所以慕岚才会这么对待她。

江满月已经了这么好的表哥,还妄想抢走她的慕岚,她就是在报复她。

她不能束手待毙,她要先下手为强。

江满月明天还想要去面试《鬼姬传》,呵。

做梦!

她会让江满月竹篮打水一场空。

江满月就是仗着有表哥,所以处处欺负她。

她才不是吃素的。

而霍婧和陆安宁的谋划,江满月还真的不知道。

她离开了环球娱乐,直接就去了傅氏集团。

她和慕岚并没有什么,但是她要自己先解释。

若是等霍婧去传,那霍婧指不定要在傅庭凌面前添多少油,加多少醋。

更何况,夫妻之间,要的就是信任。

她在去的路上,傅庭凌在集团里没闲着。

最近南成天活动得愈发频繁了。

他必须时时刻刻的盯着。

不仅这里,他还约了霍之洲,简单的提了两句顾绮罗的事情。

话没说两句,霍之洲一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就阴沉下去,犹如暴风雨一般恐怖。

“不是找我来商谈对付南成天的事情吗?为什么,要提那个恶毒的女人?”

傅庭凌蹙眉,“表哥,有些事情或许并不是那么简单。”

“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顾绮罗谋害了顾掌珠。”

傅庭凌真的不想他和上辈子一样,悔之晚矣。

趁着现在还有补救的机会,他一定要改变霍之洲。

霍之洲眸子泛寒,嗤笑,“表弟你是疯了?”

“我要是证据充足,我一定让她坐穿牢底!”

就不是只摘除她一个肾,那么简单了!

证据要是真的充足,他是绝对不会让顾绮罗活在世上的。

那种狠毒的女人,简直不配活着!

傅庭凌没想到霍之洲这么的执着,他知道劝不动霍之洲,就转移话题。

“好,那我们只谈南成天的事情。”

“但是表哥,我还是要劝你一句。你都说了证据不充足,你为什么就要这样武断的认定是顾绮罗的错?或许她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呢?”

霍之洲神色微顿,冷淡地说:“你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帮着顾绮罗说话了?好像是你很清楚她是什么人。”

“我……”傅庭凌第一次无言以对。

他总不能告诉霍之洲,我经历过这一切?所以我知道顾绮罗有多无辜?而你到时候有多后悔?

这些话,是一个字都不能说出来的。

霍之洲唇边勾勒起讽刺的弧度,“表弟,你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吧。

这个女人,为了抢走姐姐的未婚夫,居然可以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她的骨子里都黑透了。

霍之洲又笑了,那笑容在灯光的照耀下,是那么的无情残忍。

“她害死了掌珠,哪怕她逃到了天涯海角,我都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你不要乱来,慕岚如今护着她——”傅庭凌道。

霍之洲不屑一顾。

“慕岚?”

“一个不成气候的私生子,他能掀起什么波浪?”

傅庭凌眉目严厉,“表哥,慕岚我不许你动他。”

“更何况,慕岚可不是你口中不成器的私生子,他的手段和心计,超过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