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体丸的配方我虽然卖给了朝廷,但这并不妨碍我再将配方卖给你们!”

“朝廷只会将健体丸用在自己的部队上,并不会生产产品销售出去,所以夏家若想购买健体丸,仍然只能从我这里买,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直接将配方卖给夏家,夏家需要多少健体丸,完全可以自己配制,相信,这其实对夏家来说是更加有利的合作。甚至于,夏家若想成立医药公司以健体丸牟利的话,也不会有谁跟你们竞争。只不过,朝廷那一关就是夏家需要考虑的了,对朝廷来说,这属于战略资源,用在本朝,私人使用,仍然在本朝,但你若是销售出去了,那就是资敌!”

“朝廷自己生产了自用,夏家同样是自己生产了自用,这比起从我这里买会节省多少利益,想必夏兄自己应该能够算出来吧!”

华尘早就准备好了解释的理由。而且这个理由强大,让夏雄林一时语塞,找不出反驳的借口。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扪心自问,比起从华尘这里长期购买健体丸,直接买到配方,自家配制,更加划算,毕竟一个是长期的投入,一个是短期投入。短期投入的金额是固定的,而长期投入,那可是随着时间的增长、数量的累增而不断增加的。

“可是……”夏雄林已经对健体丸的配方卖给过朝廷的事不太介意了,但他不知道家族里会不会介意。

华尘接过话茬笑道:“若是夏兄觉得直接买配方不合适,我们也可以换成夏兄所更加认同的,购买健体丸,每个月我可以提供一百枚,一枚五万,夏兄若是愿意的话,合作随时生效!”

“那还是算了,就依照华兄的意思,我们直接购买配方吧!”夏雄林果断拒绝。

一个月一百枚,勉强可以满足家族那些后天境子弟和一些秘密力量的培养,这样的话,家族每个月就得支付华尘五百万,一年那就是六千万,十年就是六个亿。

对于夏氏来说,这种长期性的合作,因为对健体丸的需求,可能需要持续数十年,乃至数代人。这样的话,总共需要支付给华尘的费用就非常高昂了。而且谁又能保证,他们的合作一直能够非常融洽?

虽然合作的时候大家肯定都会说合作的友好利益关系会一直存在,但利益关系最靠谱的同时,也是最不靠谱,随时可能被其他的利益者替代。

相反,夏氏若是自己掌握配方,后面就不会在健体丸方面受制于华尘了。

甚至,夏雄林还考虑到了另一方面。

“华老弟既然愿意出售健体丸的配方,不知是否愿意将真元丹的配方一同出售?我夏氏愿意支付比健体丸配方高出二十倍的价格来购买!”

夏雄林直接提出了新的合作想法。

在内江湖,当交易的价值上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往往不会再以钱币做计量,而是将灵玉视作大家普遍认可的一种流通货币。健体丸的配方,夏家购买的代价相当于五十五枚极品灵玉,而购买真元丹的配方,他们愿意支付总价值相当于一千枚极品灵玉的东西。

“夏兄真会开玩笑,真元丹这种配方,我岂会出售?这岂非自毁城墙?”

华尘似笑非笑。夏雄林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他也觉得自己的提议很过分,换做他自己,别说真元丹配方了,哪怕是健体丸的配方,他都不会出售。

合作的内容敲定下来,交易无非两种,一种是健体丸配方,另一种则是真元丹了。

在真元丹方面,华尘能够供应的有限,所以直接交给了夏雄林一张清单,跟夏家以物易物,以清单上的东西交换真元丹,夏氏凑齐清单上的东西一份的话,可以换得两枚真元丹,依次类推。

夏雄林接过清单,看到上面的一种种药名,目光顿时闪动起来。

将夏雄林的神色变化收入眼底,华尘心中轻笑,端起茶杯小滋了一口。夏雄林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