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玩的尽兴,也是为了方便,这世道告诉她,何时何地男儿扮相的确更好行事。

梁兢兢换上了男装,没有画她那粗眉,也没摸茶油,看起来也就一正常老百姓模样,处处显着穷人逛青楼的样子,偏偏她还有个流氓样儿。

本来拦着她不让进的,在她一番威逼利诱下,给进去了。

阁楼内,到处是柳营花阵,红衣彩稠,很热闹,她很喜欢,可这美人儿嘛,就…,嗯,跟陆雪衣比确实逊色不少啊,她内心有些嫌弃,可既然来都来了当然还是要玩得尽兴才对得起她劳心费力走了这么远的陆。

陆府。

“如意楼?”正伏案写章的陆雪衣抬起头看向门外禀报的人。

“正是,那梁小姐并了她那两个仆从去了如意楼”门外人身着陆府奴仆的衣裳答到。

陆雪衣停下手中的笔吩咐“你且使人看着她”。

“是”那人得令转身离去。

她怎么什么地方都去得?纵使马蜂窝也要去捅捅,陆雪衣敛眉没了心思再写下去。

如意楼

楼内主台上有女子们跳着舞,还有乐师奏乐,台下一片叫好,男人们被三三两两的女人围着,皆是左拥右抱,软香在怀,远处那美人正嘴对嘴喂一个男人吃葡萄,梁兢兢疑惑的看着这一幕。

这吃法倒是新颖,她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还有这楼里的女子皆不像街上女子穿裹严实,反而漏胳膊露腿的,个个面上春风笑意,这如意楼果真是个宝地。

那招呼客人的龟公连忙上来招呼呆呆傻傻站在门口的三人。

“三位公子,里面坐啊,喜欢什么样儿的美人儿,温柔的娴熟的还是妖娆的?我给你介绍几位漂亮美人儿,嗯?”那龟公脸上的褶子笑起来快要夹死苍蝇。

梁兢兢略微退了退,二狗此刻他迎上前来搭话“嘿嘿,只管叫了漂亮的美人儿来”

“行行行,三位贵客来这边坐”龟公领着三人去了一旁的茶座“你们稍等片刻,我去叫了人来”龟公风似的去叫人了。

梁兢兢被眼前这风花雪月之景吸引,一时移不开眼睛,这飞红着绿的人儿竟然全是女子,有些疑惑不解,没有男子吗?

二狗三狗也被眼前一切莺莺燕燕迷住了眼,脸上是落不下的红霞,痴痴望着眼前的美景。

不久那龟公便引了三名女子过来,那三人款款走在龟公身后,看那身段儿也是迷人的,梁兢兢,二狗三狗心潮澎湃的看过去……

这是美人儿?额…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嘛?

刚才有多心潮澎湃现在就有多心潮拨凉。

这些个女人少说也四十了吧,梁兢兢讶然的看着这一切,这楼里漂亮的姑娘漂亮的男子他们难道不配拥有吗?

那个身段儿稍迷人的女人,哦,不,是老女人,她扭着那还算水蛇的老蛇腰坐在梁兢兢身旁笑起来“大爷,奴家是玫瑰儿,玫瑰儿来陪你好不好呀”她尾音托的高高儿。

梁兢兢的心也被她的声音提起来,一时半刻喘不过来气儿,她不忍直视她那褶子皮肤上敷满的脂粉,一点也不服帖,她如果稍稍使力,恐怕这粉要落她衣衫上了,梁兢兢被这阵势惊住不敢乱动。

“各位客官好好享受,我还要去招呼别的客人,哈哈”那龟公扭着屁股又去那头招呼新进来的客人。

“来来,相公,喝酒喝酒,奴家先陪你喝上几杯”那老玫瑰儿这就换了称呼喊上了相公,梁兢兢浑身发麻的看着她斟上酒,托着酒杯递上来,喂到自己嘴边,梁兢兢不张嘴眼睛瞪直的看着对面同样僵住的二狗三狗。

“相公,喝呀”玫瑰儿见梁兢兢呆愣的模样,一脸又惊又怕,遂又安慰道“莫不是相公第一次来?别怕别怕,奴家又不会吃了你,呵呵,想不想,奴家用嘴喂你啊”

梁兢兢看着她那艳红的嘴唇上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