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既然已经知道微臣此番目的并不单纯,岂会留下微臣活口呢?”

他一字一顿地如此道来,已将一切都尽掌握在手中的自得模样。

我微抿着唇,睹见他笃定地进行各种猜测。

将所有话语说尽了,白子墨亦跟着我缄口不语,两相沉默对峙着。

许久后他才又道:“更何况——如今不是微臣不愿,而是姑娘真的能可不去上虞城么?”

我循着他的视线偏过头去。

就见不知何时,荣靖已经在我身侧站定。

而我兀自陷入沉思当中,竟然也没有发觉。

更是没有料想到,他与李蒙两人之间的商议会结束得如此之快。

我怔一怔。

荣靖旋即走上前来,二话不说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便欲带着我离开。

我猝不及防有此一招,身躯一个踉跄,险险摔了下去。

幸而荣靖适时发觉,转而用另一只手虚虚揽住了我的腰身。

确定我已经站稳后,复故技重施,颇是霸道地拖带着我往前走去。

我来不及多想,小跑着跟上他的频率,在将将拐角之时,往后瞧了一眼。

只余身后幸灾乐祸的白子墨。

待得四下无人时候,荣靖方才住了脚,却是没打算松开手。

我不禁拧眉微怒道:“松开我。”

荣靖充耳不闻,将我得近了些,自己稍稍垂首,便与我只剩咫尺之距。

我脑袋轰然一声炸开。

嗫嚅着唇,却发觉自己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所幸荣靖没让我等太久。

他沉声问道:“……你不想回上虞城?为何?给我一个理由。”

我被他灼热的视线扰得心乱,不由得偏过头去,刚欲开口,殊不料头顶再度响起他的声音。

“为何不敢看我?”荣靖另一只得空的手扣住了我的下颚,说,“明明先前的计划还要陪我去到上虞城,将我的失忆症治好,如今,却又是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不知为何,我竟听出几分紧张的意味儿来。

我暗觉自己的心思好笑。

但面上我仍然不动声色,只眨了眨眼,深吸了口气后,倒也能略微坦然地直视着他的目光了。

我字句明晰地同他解释,“荣靖,你不需要我了。”

很是直白简单的理由。

却也是我心底真正的想法,驱使我做出这一个决定的直接缘由。

闻言,荣靖的眼眸一松,里面骤然浮现一缕希冀的光芒。

我忙抢在他说话之前开口,说道:“你若是想起从前的一切,你会后悔这些时日对我说的种种。”

眼前之人原有些欣喜的眸子忽而黯淡了下来。

我心中一滞。

但我仍然很好很快地将这一份异样情绪按捺住了。

“更何况,你即便什么也想不起来,一样可以游刃有余地处理政事。”

我掌心发疼,手腕上的力道也在随着我吐出的字句加剧。

但我只能暂时不去多想,也稍稍移了目光,不敢再去看他的神色。

“荣靖!”我从齿缝中挤出他的名字,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样的情绪说出这一番话的,“不去治疗失忆症,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你又何必去执着?”

如今他已能够很快适应朝政之事。

加之有李蒙的帮助,我想,假以时日荣靖就会同先前的铁血帝王一般,再度成为大岳的明君。

与其让他恢复记忆,让他再与我继续纠缠不清下去,或许失忆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如此想来,我愈发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可是我不会再记得有关于你的一切。”荣靖伸出手来,指腹摩挲着我的眼角,语气放柔了,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